一定发官网

                                            一定发官网

                                            来源:一定发官网
                                            发稿时间:2020-08-10 02:20:45

                                            特朗普想打压TikTok和打压华为的逻辑并不完全一样。打压华为是因为居然有中国公司技术比美国先进,影响“美国第一”的文化正当性。打压TikTok则纯粹是报私仇,因为几周前特朗普竞选季开始时,第一场在途尔萨的大型集会被一众通过TikTok联络的韩粉给搅了局。他们纷纷注册造成准备参加的假象,却不去现场,造成现场大量空座,搞得特朗普这个很要面子的人十分难堪。他花不起打压韩国的政治资本,遂想要弄死TikTok这个中国控制的公司。而听说特朗普要搞TikTok,纳瓦罗便趁火打劫,说把微信也一起搞了吧,听说它很厉害。

                                            除了在美国社会中寻找盟友(尤其是在意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的社会组织)外,可能需要依次针对以上提到的来自三方面压力具体的回应。

                                            而且这一协议并不只是针对中国大陆,澎湃新闻记者分别查阅微软美国和英国服务协议发现,在美国的版本中没有这句话,但在英国的服务协议版本中,也有这样的条款。

                                            上述传言称,此次更新协议发布日期为2020年8月1日,生效日期为2020年10月1日。协议条款中称:“对于因超出微软合理控制范围的情况(例如,劳资纠纷、不可抗力、战争或恐怖主义行为、恶意破坏、意外事故或遵守任何适用法律或政府命令)而导致微软无法履行或延迟履行其义务,微软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或义务。微软将尽最大努力降低这些事件的影响,并履行未受影响的义务。”

                                            国会议员(尤其是参议院)年纪普遍较大,对现代科技尤其是新兴的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并不了解太多,这才会有两年前扎克伯格去国会给一群参议员和众议员解释一些基本的因特网概念的笑话。所以,可以断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未使用过,甚至并不了解TikTok、微信以及它们相关的应用生态。对他们而言,制裁TikTok和微信的动机来源于对美国人信息安全的焦虑。

                                            该条款在2019年7月1日发布的《Microsoft服务协议》中就已经存在。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微软官网发现,该条款在2019年7月1日发布的《Microsoft服务协议》中就已经存在。

                                            而在美国人看来,2016年大选中俄罗斯可以影响选举助特朗普上台,这让两党各自都十分焦虑。到了今年,这样的焦虑有增无减:民主党人觉得中国公司会帮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给中国留出了大片的国际战略空间;共和党人则觉得中国公司肯定会帮助拜登,因为拜登可能会结束贸易战,至少让双边关系冷却至奥巴马时期的状态。

                                            第二个受到冲击的价值是自由市场。脸书在相继吃掉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已经成为了相关领域在美的霸主(至少是之一),却并没能摧毁TikTok,因为TikTok成功找到了切入点,且比脸书要超前。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