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视讯

                                              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08 07:43:31

                                              蒙冤近27年,张玉环沉冤昭雪。这十几年来,张幼玲对张玉环也经常处于矛盾当中。“如果当初我晚到一两分钟,遇害小孩被埋了,这个事情或许永远不会发生,但是冤死的两个小孩就永远冤死了。我把这个案情揭开,张玉环被抓了进去,但他又是无罪的。”

                                              张玉环入狱后,张保刚和弟弟几乎极少叫过“爸爸”这个词。后来,宋小女为儿子们找到了后爸,两兄弟也没再叫过“爸爸”,而是叫他“老爷子”。在他们老家,“老爷子”也可以理解成“爸爸”的意思,实际上,兄弟俩只是刻意回避“爸爸”这个词语。

                                              这些年,张幼玲经常回想起1993年的那一天中午,他听说村子里失踪的两个孩子遗体在下马塘水库找到,于是骑着自行车过去。他见到两个孩子遗体的时候,孩子家属已准备将遗体下葬。

                                              在张家村,自从张玉环回来后,很多在家的村民对外人提起张玉环案时变得谨慎,他们不愿意提及过去对这桩案子的看法。“都是同一个村子的村民,张玉环出来后,大家不会有芥蒂的。”一位村民说。

                                              案发几天后,张玉环被警方作为犯罪嫌疑人带走,警方宣布该案告破。“警方宣布的案情情节非常详细,那时我们村里的人都相信遇害孩子是张玉环杀的,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被逼供的。”张幼玲回忆称。

                                              8月6日凌晨2时37分许,群众报警称绵阳市游仙区小岛社区有人动手伤人。游仙区公安分局汉仙桥派出所接警后,立即组织民警赶赴现场处置,在小岛社区某单元楼内发现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人事不省,行凶人员已经逃离。医护人员到达现场时,该男子已无生命体征。

                                              刚开始,王飞并未确定是否要代理张玉环案,直到2017年3月份,他在南昌见到张民强以后,了解到案发前后的情况,才确定代理这个案件。

                                              2001年,张玉环案重审之前,法院曾指派邓小斌作为张玉环的法律援助律师,他也是首位为张玉环做无罪辩护的律师。邓小斌对界面新闻表示,他曾看过张玉环身上存在刑讯逼供留下的痕迹,对张玉环身上的伤痕印象很深。

                                              两个人面对面,张保刚不停地用自己的手机拨打张玉环的手机,教他接电话。再反过来,让张玉环打电话给自己。两个小时过去,张保刚就这样用最简单的方法反复训练父亲,直到他勉强学会打电话和接电话。

                                              2017年1月份,王飞收到一名江西记者发来的张玉环案资料,他开始关注这个案件。王飞看了判决书以后,觉得案件问题很大,证据严重不充分,判决书认定的犯罪事实也非常可疑,从犯罪动机上并不符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