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彩

                                                  51彩

                                                  来源:51彩
                                                  发稿时间:2020-05-25 11:32:57

                                                  “中标药品的采购合同期限取决于药价竞争是否充分。”龚波介绍说,中选企业不超过2家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为1年,中选企业为3家的品种,原则上签2年。

                                                  自2010年起,上海开始的试点药品集中采购,被业内称之为“带量采购2.0版”。“抛开质量谈价格的风险是很大的。”龚波介绍说,上海摸索建立了一套质量综合评价指标,他自嘲是“土法一致性评价”,共7个指标,涵盖了生产企业规模、环评情况、质量认证、内控指标、实验室检测等环节,规定至少满足5项指标才可入围参与竞价,进口原研药企与仿制药同场竞争,价低者中标。

                                                  “中国药价高的核心问题就是带金销售,可以说是毒瘤,医改二十多年来前仆后继地与之斗争。”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医保局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浙江省医药工业十强企业华东医药4月27日晚间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更是直接披露淘汰了包括厄洛替尼片、伊马替尼片、非达霉素片等在内的6个仿制药品种。华东医药董事长吕梁在4月28日发布的致股东信中表示,中国创新药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仿制药历史盛宴正在谢幕。按华东医药的规划,自2020年起,公司每年研发费用占医药工业销售收入的比例将不低于10%。

                                                  此时药品的实际售价和生产成本之间几乎不成正比。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内部数据显示,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奥氮平2020年的生产成本仅为0.5元/片,包括主辅料、包材、人员、质检和全部其他成本,远低于2019年第一批带量采购扩围时的最低中标价2.48元/片,不到原研药公司美国礼来报价6.74元/片的7%。

                                                  什么商品能在虚高几十倍定价后仍能持续畅销?

                                                  “这对原研药企、外资企业也释放了一个信号:过专利期的药品在国外如何定价,到中国也要一样定价,甚至要更便宜。只有新的原研药进来才可能卖出高价。”龚波说。

                                                  业内盛传的“近九成仿制药品将被淘汰”并非空穴来风。从各地医保系统的实际工作中能够明显感受到相关风向。

                                                  当年12月6日,备受关注的第一批带量采购公布结果,25个中选药品平均降幅52%,药企最担心的降价还是发生了。

                                                  有关药改的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3月中旬在《求是》杂志发文表示,将持续推进集中带量采购,鼓励、规范各地对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和临床用量较大、采购金额较高、竞争较为充分的高值医用耗材开展带量采购,以集中带量采购这个“小切口”推动医药卫生体制这项“大改革”。